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繁體中文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蚌埠72岁退休职工吴寿海 义务为群众理发四年 分文不取

发布时间:2018/6/7 9:56:19

    每周二,都是吴寿海义务为居民理发的日子。自从2013年友谊社区专门为他辟出一间小屋作为理发室,吴寿海的免费服务从来没有间断过。虽然早已搬家,但在吴寿海心里,这里依然是自己的“家”,这里的居民都是自己的家人。

  分文不取,义务理发四年多

  “咔嚓咔嚓咔嚓……”伴随着清脆的响声,剪子、梳子上下翻飞,不一会儿,一位老大爷原本有些凌乱的头发变得服服帖帖、干净利落。老人把镜子拿过来照了照,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:“还是老哥你的手艺靠谱,俺们的头发还是你剪得最称心。社区有你这样的‘热心肠’,真不错!”

  1月11日,星期四,早上9点30分,记者还没走进吴寿海的义务理发室,就听到电吹风的声音不绝于耳,吴寿海早已开始了他的工作。“马上过年了,大伙都集中在这个时候剪,还像过去那样,一个星期一次肯定剪不完了,我趁这个时候多加两场。”吴寿海说。

  走进理发室,老式的理发椅,明亮干净的妆台,桌子上吹风机、剪刀、梳子依次摆开,各种器材虽已陈旧,但看得出被精心养护过。吴寿海瘦高个子,精神矍铄,正在专注地为人理发。扎实的基本功、娴熟的手法,20分钟后,他已经为今天的第一位“顾客”理好了头发。老年人的发型不难摆弄,在得到居民认可后,吴寿海轻柔地帮着摘去居民身上的白色围兜,拿起干毛巾仔细将领口处的碎头发掸去。

  “所有理发用的器材都是吴师傅自己买的,贴工贴钱,从无怨言。”友谊社区书记孙爱玲告诉记者:“吴师傅特别热心,人虽搬走了,还一直坚持回来给大家理发。整整四年了,分文不取。”听到书记夸自己,吴寿海连连摆手,称:“有人让我多少收点钱,我哪能收?我曾在这边住了四十年,大家都是老兄弟、老姊妹,借这个机会回来跟大家聊聊天,我也算是散散心。”

  老有所为,刮风下雨从不间断

  严格算起来,吴寿海义务理发已经坚持了半个多世纪。

  “从年轻的时候起,只要厂子里的老人找我理发,我分文不收。退休以后,我在这附近开了家小理发店,对老年人依然免费,但年轻人我收他2块钱,算是水电钱。完全免费,是从2013年开始的。”吴寿海不愿“邀功”夸口,将收费情况仔仔细细地向记者说明。

  吴寿海告诉记者,爷爷和父亲一辈子从事理发行当,自己的手艺正是源自两位长辈。50年前,他进入原蚌埠压缩机总厂工作。工作之余,理发手艺也没有丢下,经常为同事们理发。开始的时候,服务对象只是同一个车间的工友,随着众人口耳相传,找他理发的人越来越多,他的手艺也广受好评。这么多年来,吴寿海凭借过硬的技术、热心的服务、乐于助人的精神,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肯定。

  “那些身体不好的老人,还有些生病的、残疾的,街上理发店都不愿给他们理发,不是嫌脏,就是怕出了问题自己担不了责任。”对于老年人,吴寿海有一种特殊的感情,他说:“我不怕啊,这有什么?既然是为大家服务的,还怕什么脏,什么累?怕出问题就小心点喽。尤其现在我也上了年纪,了解他们的不易,特别同情他们。”

  “空压机厂拆迁后,现在还有300多户居民,绝大部分是老年人,理发很不方便,最近的理发店离这儿也有两三公里远。这地方偏僻,打车都不容易。”友谊社区书记孙爱玲说:“全靠吴师傅,真是帮了大家的忙。刮风下雨,从来没有间断过。上个星期下暴雪,谁都以为他来不了了,结果他深一脚浅一脚,硬是从紫荆名流走了两个小时过来。”

  一边娴熟地摆弄着理发机、剪刀和梳子,一边微笑着与居民们唠嗑,说些家长里短的琐事。最多的时候,吴寿海一口气要为二十五六位居民理发,忙得连喝水的工夫也没有,还经常错过午饭饭点。但在吴寿海看来,有这些老邻居、老朋友相信自己、等着自己,自己所做的一切就都值得,“我72岁了,还有这么多人愿意等着我、愿意让我剪,这让我很骄傲。”

  体恤老人,提供上门服务

  除了现场理发,吴寿海还接受预约理发、随叫随理、上门理发等方式,以一颗赤忱之心为大家服务,先后两次被评为“社区好人”。

  2017年夏季的一天,一位中年男子来到理发室找到吴寿海,吞吞吐吐,欲言又止。当天的工作结束后,吴寿海悄悄将他拉到一旁询问。原来,这名男子姓梁,是附近陈梁村居民,他的父亲是吴寿海的“老顾客”,多年来一直由吴寿海理发。如今,老人生命即将走到尽头,希望吴寿海能再帮自己理一次发。

  听到这里,吴寿海二话不说,迅速将桌上的工具一股脑装进了包里,骑上电瓶车跟着梁先生去了对方家。事后,梁先生千恩万谢,拿出现金酬谢,还要请吴寿海吃饭,被他一一婉拒。吴寿海说:“老人家都快不行了,还记得我,希望我给他理发,这份信任说什么都不能辜负。”

  事实上,吴寿海身体不好,冠心病等慢性病困扰了他很多年。理发时,经常四五个小时无法坐下,十分耗神,休息几天才能缓过来。有一次,他患上了眼疾,结膜严重充血几乎无法视物,但他坚持给大家理了头发才去治疗。转眼到了下个周二,他的眼睛尚未痊愈,妻子王桂香心疼丈夫,劝他:“别去了,我给居委会打个电话,大家会理解的。”吴寿海没有答应,说:“居委会不可能每一户都通知到,如果我不去,有人就要白等。再说了,大热天的,老人头发长了也不舒服。”

  今年,是吴寿海义务理发的第五个年头。他对记者说:“带带孩子、买买菜,是安度晚年。奉献余热、发挥特长,也是安度晚年。每个人选择不同,只要大家不嫌弃,我还要继续为大家服务,这就是我的‘老有所乐’。”(蚌埠新闻网)


  每周二,都是吴寿海义务为居民理发的日子。自从2013年友谊社区专门为他辟出一间小屋作为理发室,吴寿海的免费服务从来没有间断过。虽然早已搬家,但在吴寿海心里,这里依然是自己的“家”,这里的居民都是自己的家人。

  分文不取,义务理发四年多

  “咔嚓咔嚓咔嚓……”伴随着清脆的响声,剪子、梳子上下翻飞,不一会儿,一位老大爷原本有些凌乱的头发变得服服帖帖、干净利落。老人把镜子拿过来照了照,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:“还是老哥你的手艺靠谱,俺们的头发还是你剪得最称心。社区有你这样的‘热心肠’,真不错!”

  1月11日,星期四,早上9点30分,记者还没走进吴寿海的义务理发室,就听到电吹风的声音不绝于耳,吴寿海早已开始了他的工作。“马上过年了,大伙都集中在这个时候剪,还像过去那样,一个星期一次肯定剪不完了,我趁这个时候多加两场。”吴寿海说。

  走进理发室,老式的理发椅,明亮干净的妆台,桌子上吹风机、剪刀、梳子依次摆开,各种器材虽已陈旧,但看得出被精心养护过。吴寿海瘦高个子,精神矍铄,正在专注地为人理发。扎实的基本功、娴熟的手法,20分钟后,他已经为今天的第一位“顾客”理好了头发。老年人的发型不难摆弄,在得到居民认可后,吴寿海轻柔地帮着摘去居民身上的白色围兜,拿起干毛巾仔细将领口处的碎头发掸去。

  “所有理发用的器材都是吴师傅自己买的,贴工贴钱,从无怨言。”友谊社区书记孙爱玲告诉记者:“吴师傅特别热心,人虽搬走了,还一直坚持回来给大家理发。整整四年了,分文不取。”听到书记夸自己,吴寿海连连摆手,称:“有人让我多少收点钱,我哪能收?我曾在这边住了四十年,大家都是老兄弟、老姊妹,借这个机会回来跟大家聊聊天,我也算是散散心。”

  老有所为,刮风下雨从不间断

  严格算起来,吴寿海义务理发已经坚持了半个多世纪。

  “从年轻的时候起,只要厂子里的老人找我理发,我分文不收。退休以后,我在这附近开了家小理发店,对老年人依然免费,但年轻人我收他2块钱,算是水电钱。完全免费,是从2013年开始的。”吴寿海不愿“邀功”夸口,将收费情况仔仔细细地向记者说明。

  吴寿海告诉记者,爷爷和父亲一辈子从事理发行当,自己的手艺正是源自两位长辈。50年前,他进入原蚌埠压缩机总厂工作。工作之余,理发手艺也没有丢下,经常为同事们理发。开始的时候,服务对象只是同一个车间的工友,随着众人口耳相传,找他理发的人越来越多,他的手艺也广受好评。这么多年来,吴寿海凭借过硬的技术、热心的服务、乐于助人的精神,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肯定。

  “那些身体不好的老人,还有些生病的、残疾的,街上理发店都不愿给他们理发,不是嫌脏,就是怕出了问题自己担不了责任。”对于老年人,吴寿海有一种特殊的感情,他说:“我不怕啊,这有什么?既然是为大家服务的,还怕什么脏,什么累?怕出问题就小心点喽。尤其现在我也上了年纪,了解他们的不易,特别同情他们。”

  “空压机厂拆迁后,现在还有300多户居民,绝大部分是老年人,理发很不方便,最近的理发店离这儿也有两三公里远。这地方偏僻,打车都不容易。”友谊社区书记孙爱玲说:“全靠吴师傅,真是帮了大家的忙。刮风下雨,从来没有间断过。上个星期下暴雪,谁都以为他来不了了,结果他深一脚浅一脚,硬是从紫荆名流走了两个小时过来。”

  一边娴熟地摆弄着理发机、剪刀和梳子,一边微笑着与居民们唠嗑,说些家长里短的琐事。最多的时候,吴寿海一口气要为二十五六位居民理发,忙得连喝水的工夫也没有,还经常错过午饭饭点。但在吴寿海看来,有这些老邻居、老朋友相信自己、等着自己,自己所做的一切就都值得,“我72岁了,还有这么多人愿意等着我、愿意让我剪,这让我很骄傲。”

  体恤老人,提供上门服务

  除了现场理发,吴寿海还接受预约理发、随叫随理、上门理发等方式,以一颗赤忱之心为大家服务,先后两次被评为“社区好人”。

  2017年夏季的一天,一位中年男子来到理发室找到吴寿海,吞吞吐吐,欲言又止。当天的工作结束后,吴寿海悄悄将他拉到一旁询问。原来,这名男子姓梁,是附近陈梁村居民,他的父亲是吴寿海的“老顾客”,多年来一直由吴寿海理发。如今,老人生命即将走到尽头,希望吴寿海能再帮自己理一次发。

  听到这里,吴寿海二话不说,迅速将桌上的工具一股脑装进了包里,骑上电瓶车跟着梁先生去了对方家。事后,梁先生千恩万谢,拿出现金酬谢,还要请吴寿海吃饭,被他一一婉拒。吴寿海说:“老人家都快不行了,还记得我,希望我给他理发,这份信任说什么都不能辜负。”

  事实上,吴寿海身体不好,冠心病等慢性病困扰了他很多年。理发时,经常四五个小时无法坐下,十分耗神,休息几天才能缓过来。有一次,他患上了眼疾,结膜严重充血几乎无法视物,但他坚持给大家理了头发才去治疗。转眼到了下个周二,他的眼睛尚未痊愈,妻子王桂香心疼丈夫,劝他:“别去了,我给居委会打个电话,大家会理解的。”吴寿海没有答应,说:“居委会不可能每一户都通知到,如果我不去,有人就要白等。再说了,大热天的,老人头发长了也不舒服。”

  今年,是吴寿海义务理发的第五个年头。他对记者说:“带带孩子、买买菜,是安度晚年。奉献余热、发挥特长,也是安度晚年。每个人选择不同,只要大家不嫌弃,我还要继续为大家服务,这就是我的‘老有所乐’。”(蚌埠新闻网)


TAG:
{aspcms:comment}